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灌装机械 > 正文

“分段密钥”能否成为遏制影院“偷票房”灵药

更新时间:2021-08-24

  影片放映密码由过去一次性发放改为按日、周发放

  “分段密钥”能否成为遏制“偷票房”灵药

  相对于今年暑期档票房的整体偏冷,“分段密钥”的发行策略反成为一个热词。“分段密钥”旨在根治影院偷票房的顽疾,净化市场——目前正在上映的《中国医生》便以“分段密钥”来威慑一些不规范的影院,颇见成效。而“分段密钥”能够成为一种常态方式,也意味着电影产业的上游与终端的地位已经发生了悄然的扭转。

  《八佰》尝鲜

  “分段密钥”防止“偷票房”

  电影密钥是指能让影院放映某部电影的密码,而“分段密钥”是将原本一次性发放可播放足月的影片密钥,改为按日、周的阶段分次发放。一旦在监察中发现某影院对票房有不正当的行为,片方便暂停该片密钥,甚至终止向该影城提供发行方后续所有影片的密钥,令其出局。

  国内“分段密钥”做法始于电影《八佰》。2020年8月21日上映的《八佰》,作为影院复工后的首部大片,承担着提振市场的重任,但另一方面,当时国内许多影院已经受到了重创,甚至濒临倒闭,《八佰》作为大体量影片,也要防止某些影院,特别是三线及以下城市相对监管偏松的小影院会以不正当的方式“回血”,于是,片方便以“分段密钥”的方式,确保票房不会被轻易地“偷走”。

  《八佰》之后,“分段密钥”的方式被许多片方采纳,《夺冠》《金刚川》《除暴》《唐人街探案3》等影片纷纷选择了这一发行方式。而今年的暑期档,博纳影业出品的《中国医生》也是以“五天一更新”的方式来发放密钥,一旦发现偷漏报票房的行为,不仅将取消该影院对于《中国医生》的放映,连同为博纳影业出品的另一热门影片《长津湖》的密钥发放也被取消。

  通过“分段密钥”

  能否根治“偷票房”顽疾

  “偷票房”行为一直以来都在钻空子,难以整治。“分段密钥”在“威慑”之外,是否能够真正地根治这个顽疾?业内人士表示,“分段密钥”带来了解决问题的希望,但要彻底根除偷瞒漏报行为还需要各方持续的努力。毕竟,监查票房所付出的各方成本太大了,而“偷票房”行为不断地变换方式,往往令片方防不胜防。

  据悉,“偷票房”的方式除了“传统”的手写票、虚假票、包场不出票、捆绑销售卖品不出票的行为,现在还有更“进阶”的方式,比如,采用两套票房系统,一套用于上报国家专资办,一套是实际票房;还有就是修改系统参数。这些都需要专业人士火眼金睛、细致地跟踪专资办数据、第三方电商数据,以及影院的录入数据才能核对出来。

  为了应对影院“偷票房”,发行团队需要几百人、上千人奔赴每个地方,精力、时间、金钱的付出都是巨大的。而且,为了查出背后隐匿的猫腻,常常需要斗智斗勇。

  不过,“分段密钥”至少证明了片方和发行方不再容忍“偷票房”行为。受疫情影响,如今电影产业的上中下游都异常艰难,片方必须保证自己的利益不受侵犯,才能保证电影行业持续的创作力、发展力。

  《中国医生》升级

  下重手采用“五天密钥”

  此次《中国医生》也算是下了重手,在7月13日和7月16日,通过各地区的发行工作人员查证、公布了某些影院的偷漏瞒报行为,而博纳影业将分别暂停这些影城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密钥,停止发放未来博纳发行影片的密钥。此举被业界视为近一年以来,发行方针对影城所做的最严厉惩戒,充分显示了“分段密钥”的威慑力和作用力。

  《中国医生》一方面通过“分段密钥”来防止影院“偷票房”,另一方面则在7月21日发布通知,调整《中国医生》的最低限价——自7月23日起,除北上广深之外的城市,《中国医生》的2D版本最低票价下调到了25元。片方希望,这种基于正规票房收入的“让惠”能让电影市场更健康,吸引更多的观众去看优质的电影。

  快评

  莫让“偷票房”成中国电影“黑洞”

  “分段密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会持续存在,它是在疫情对于电影市场长期的影响下催生的一种策略,也预示着电影市场生态中,上游与终端关系的微妙变化。

  一部电影要与观众见面,首先要经过影院经理的评估:安排什么时段的场次、多大容量的影厅等。可以说影院掌握着电影排片的“大权”,所以,经常会听到某某电影主创“求排片”的呼声。在疫情发生之前,电影市场的片源供应充足,热门档期内,大片更是异常拥挤。此时,片方与影院的目的是达到“共赢”,票房背后牵扯的利益盘根错节,彼此不会贸然地撕破脸。这也是偷票房为何屡禁不止、成为痼疾的主要原因。

  然而,新冠疫情的到来使得影院的地位被撼动:2020春节档,《囧妈》转为线上播放,流媒体与院线爆发了前所未有的矛盾,也让院线元气大伤。疫情以来,中国电影市场虽然在顽强恢复,但负面影响并不能在短期内完全消除,整个行业也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难以摆脱困境。危急时刻,片方为了捍卫自己的利益无法再姑息任何的“偷票房”行为;作为片源的提供者,片方成为了规则的制订方,院线则从未如此地依赖片源,于是在这轮较量中失去了一定的话语权,成为了“执行方”。

  《八佰》尝试“分段密钥”时引发了一些影院的微词,甚至还因为不习惯造成了一些操作小失误。如今,《中国医生》的五天更换密钥已经被普遍接受,消除了“不适感”。

  “分段密钥”对于市场的净化,无疑会让整个电影产业受益。毕竟,某些影院的“偷票房”行为会让行业变得短视,伤害那些“清白”的影院,造成整个电影生态的恶性循环。博纳影业集团总裁于冬一直以来对于影院偷票房的恶劣行径深恶痛绝,他曾经表示,“影院偷票房是中国电影的黑洞”。

  虽然“分段密钥”源于疫情的特殊情况,但是,希望它的效用会持续下去——它的背后不应是利益的博弈,而是一种健康的共赢。通过疫情的波折历练,也可以看出,只有片方、发行方和影院团结合作,才能把电影市场做大,真正助力电影行业无惧困难,迎难而上。

  本组文/本报记者 肖扬 统筹/刘江华 【编辑:黄钰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